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是的,我是张百万

 
 
 
 
 
 

1314,只要你在场

2014-1-29 0:24:24 阅读1614 评论2 292014/01 Jan29

【开始】
琴 友会,是一切的开始。2013来了,有了车库,车库的演出是先从延续小小的琴友会开始的,那时候车库还没有舞台,大家在吧台边弹琴唱歌。除了逗乐子的曲 目,大家偶尔会唱一些在街上永远也听不到的歌,把生活中最真实的残酷当做玩笑唱出来,温暖受用。之后,车库迎来了种种巡演专场,民谣类居多。


【女音乐人篇】
车 库四月份试营业,六月份接到了第一位音乐人末小皮,台下女汉子,台上大气场。她来车库演出两场,而我都有幸打手鼓伴奏。她的作品非常简单,但是听起来却很 宏大,大音希声,尤其体现在她唱佛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之后,车库又迎来两位女性音乐人。新人淘小淘,是很善于运用流行摇滚元素来诠释心境的唱作人。 还有一位,就是“老”清新王胜男,比起2010年左右她刚出道那会的拘谨,现在的王胜男更加自由放送,玩得洒脱,萌指数成倍提升,她的巡演专场绝对是会超 出预期值的那种!


【Britpop篇】
车库光临过两位Britpop小哥,一是上海的海象先生,一是崔龙阳。海象先生除了原创,还带来足够多的翻唱,那场来了不少Britpop迷,有点像考试。但是难不住,他的确用一把木琴玩出了Britpop的精髓,英语口音也地道。
草 台回声的艺人从来都是水准有保障,而且做事情非常专业,条理的沟通和专业的乐队令人敬佩。Britpop在草台回声旗下崔龙阳的手中是一种工具,用以表达 大开大合的内容,向内到心底的隐秘,向外到自由与强权。今年的新音乐人,我最期待两支,一是济南叶子乐队,二就是崔龙阳。


【即兴篇】
八月份王威光临,作为一名老音乐人,用心将Johnny Cash的代表作把玩了一番,也上了精彩原创,嗓音厚实,很喜欢。出彩的是本地吉他手王亮为王威担当即兴solo,无论是演奏还是意识,天衣无缝,唯一遗憾的就是整场曲目偏少,乐迷大呼不够过瘾。
九 月是我们驳倒乐队与两位说唱高手的即兴专场,淄博的mc小新和济宁的mc狮子都是练家子,在一起演简直是和(sàng)谐(xīn)有(bìng)爱 (kuáng)!《做人不如做狗》这类曲子加入了说唱之后毁三观不说,当晚还引发了观众群里的raper上台battle,咄咄逼人什么的……这大概可能 也许点燃了淄博的说唱之火吧。是福还是祸?反正既然开始,亲们就表停下。


【国庆长假篇】
国 庆长假里风格迥异的三场演出需要放在一起说:DancingK的专场是淄博首届电子趴,虽然人气不足,但是DancingK仍然卖力演出,作品偏学院派, 很有听头;意大利老费的民谣专场里,老费用很独特的律动和感觉,唱了大家喜闻乐见的(意式)流氓歌曲,乐坏全场姑娘们;然后是第二届猴面包节,完全爆棚, 非洲鼓/尤克里里这样小众的乐器,引发了大众的喝彩。
这三场演出引发了车库内部对于艺术与大众认知度的讨论,明明应该偏大众的电子乐却遭受冷落,明明偏小众的意大利民谣和非洲鼓音乐却倍受欢迎,为什么,这个世界怎么了?最后得出结论:后者当晚免票(-_-;) !


【麻油叶篇】
今 年,车库迎来两位来自麻油叶的音乐人:宋冬野和刘明汉。宋冬野因为经历了一些事件,所以人气超高,不奇怪。我比较遗憾两点:一是好多观众听完董小姐就走 人;二是冬野的声音本来就足够好,人声效果器加的有点过。当然这都不算事,明年再来车库大家一起打(zhuàn)动(qǔ)电视观众的心(qián)就 好。同样是麻油叶的,同样是胖胖,老刘的画风跟冬野有些不一样,听他的歌感觉很像回到上世纪的大学校园,加上老刘喜欢边喝边唱,令这种气质浓得化不开,我 在一旁打手鼓的时候仿佛身心也都跟着净化了好吗。最初接触麻油叶是尧十三和马頔,而这俩人令我近身感受到了麻油叶人们现场的萌。很后悔没有机会跟宋冬野和 刘明汉拼饭!


【西北民谣篇】
2013, 我完全被西北汉子的现场征服。同是西北人,老三般若、李敬进、沙葱,是风格迥异的三位民谣人。老三的表达注重对原生文化的反思和缅怀,四处云游,弹一手令 人肝肠断的冬不拉,在歌声里重建沦陷的故乡。李敬进将西北花儿融到血液里,满身的律动,唱出来的全是鲜活且带有泥土味儿的俩字:自由。相对此二人,沙葱的 情绪更为复杂,更丰富的曲风,更多的愤怒,更多的牵挂,更多的爱。虽然尚且无缘接触野孩子/旅行者等,但我眼中的西北人,台上一发声就出气场,台下交流则 是专注、耿直、坦荡,而且若我没记错的话,此三人都喜欢车(所以来车库也是缘分使然吧)。跟西北人聊天最令人觉得轻松开心且心悦诚服的,没有之一。我跟萝 卜一起在宾馆跟沙葱聊到清晨五点多啊!更别提车库的店长,猴子小哥,也是西北人!


【演出劳模篇】
有的人演出,只是兴致,有的人演出,力求完美,有的人演出,特别保质保量。除了上文中的音乐人,在此着重分享堪称劳模的三位:朱光宇、赵雷、张艺德。
朱光宇很能演,自己联络,自己安排行程,然后上路。演出前细节周全,演出话不多,一首接一首。一年50多场的张艺德说,2013他很佩服朱光宇,因为他演得比自己还多。很多人说老朱现场很闷,表达的东西太高,但是2009年起我就是他歌迷了,欣赏他的精准,懂的自然懂。
赵 雷是令人感动的劳模,他已经足够红,但是做事仍然细致勤劳。下午到达淄博,洗个澡就赶来到车库,做了仨小时的访谈节目。紧接着就是调音和演出。赵雷的专场 曲目量大,他话很少,也是一首接一首,而且注重手中吉他每一个细小音符的诠释。演出过后,认真配合每位乐迷的签名和合影。他终于可以坐下来喝杯啤酒的时 候,离他抵达淄博已经有十二个小时!在曲风相似的音乐人中,赵雷歌唱的题材更多的是朴素而现实的生活而非爱情,干净、精练、简约。但是我最佩服的却是他的 《已是两条路上的人》——多么痛的领悟!残酷极端厄运厌世异教黑民谣!
啊,要给大家介绍张艺德了,好激动呢。出于脑残粉的心情,我好不想让更多乐 迷喜欢张艺德,我好不想让人知道他的演出不光数量多而且品质高因为他演个三四场就会重新变花样,我好不想让人知道张艺德温和爽快好沟通演出经验丰富并且出 来演出各种为主办方考虑,我好不想让人知道民谣只是他的初始形态其实他会轻松变身为说唱朋克金属噪音实验即兴大师,我好不想让人知道啊,张艺德请不要红好 吗,我好不想让人知道我给你下面吃我好不想让人知道咱俩在宾馆呆到凌晨四点啊!就这样吧,羞涩地跑开!


【尾声】
鞠躬,感谢阅读这篇流水账。
还不到一岁,运营经验少,宣传力不高,设备不够好,车库有着各种不完美。这像极了中国内地的青年文化,像极了中国内地的独立音乐,更像极了每一位成长中的汉子。是文中提及的所有音乐人以及没有提到的乐迷们,帮助车库完成了从饮毛茹血到直立行走。
2014如约到来,车库将与音乐发生更多感人至深的关系,希望在未来更激动人心的桥段里,你能够在场。

(文/车库独立演出负责人 张百万)
感谢身边一直支持车库的朋友们:音乐人攻略、小语访谈、926音乐广播动听音乐俱乐部、猴面包俱乐部、齐舞堂、理工大吉他俱乐部、恒韵琴行、萝卜、陈玺、高琦、舞步、七姐、老淡、梅子、毛线、辉子、小邱、大牛、王鑫、扶兰亚伦等。

作者  | 2014-1-29 0:24:24 | 阅读(161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引用】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有力的

2012-6-10 18:41:56 阅读2592 评论14 102012/06 June10

        他真的姓张,但身份证上的名字真的不叫张百万,但只有张百万才是他,只有“辣死他抵债”才是真的他,张x什么的那都是和法律什么的是好朋友和他和张百万和辣死他抵债是没有关系的。
        对!他就是驳倒乐队的主唱张百万,他就是台下萌的要死,台上猛的要死的辣死他抵债。
张百万有话说:

读懂世界的捷径

/张百万

人活一世,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唯一能做的事情恐怕就是满足自我的好奇心。哪个孩子出生时的眼睛不是充满好奇的?

但是世界太厚,越读越读不懂。生活中,我没办法刚打完一场架之后去消化《诗》《书》《礼》《乐》的气概,我也没办法在搞定一场狗咬狗黑吃黑的交易之后去体会“看不见的手”的智慧。可何况对文字比较敏感的我,却越来越不懂中文歌唱的是什么,总觉得在描述另一个国度。我还上中学那会他们一个劲儿唱关键词为“地下”的同一首歌,就像一帮被迫害妄想症患者一样,希望让人认可某种窘态。后来我上班了,他们的关键词又换成了各种欧美文学作品中的字眼,什么苹果橘子米店铁匠铺以及各种像艳遇一样忧伤的love,听了以后蛋疼到睾丸平添许多褶子。只能对此呵呵。

我也有属于我认知世界的模型,可以讲段经历描述一下:

北京挖土来我家前的某晚,我跟媳妇儿出去逛街吃晚饭。我俩走到了市中心商业区里的一条很不起眼的拥挤小路。这条路什么样,你肯定见过:非常窄小,被各种年轻人挤满,两边都是各种小摊,手抓饼以及各种饼、棒子年糕、麻辣烫、豆浆、红豆糕、米线米粉、炸臭豆腐、过期杂志、车载DJ舞曲CD、咚次咚次咚次咚次咚次咚次咚咚咚咚!——我好不容易买了一块不知名的夹了奇怪东西的烤饼,然后坐在了路边的酸辣粉店里,一边儿吃,一边儿看着我媳妇儿吃酸辣粉,看着看着眼睛看到了街上的各种人。

存在感最强的,就是那些身形微胖穿着POLO衫的老爷们和露着廉价丝袜的老娘们,他们看了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但是在这条三线城市的小吃街上,他们的气场和存在感最强。然后我又把目光投向各种存在感极弱的人身上:哎呀,有俩学生妹子,若是换成阳光通透的午后,她们定然是小清新女神;有个背着大大双肩包的兄弟,面容消瘦,穿着利索色彩绚烂,看上去不是个艺术青年至少也得是个摄影师。小清新、文青、潮人、基佬,其实都在人群中,为数不少。但是这些个本该夺人眼球的人们,他们在这条街上的存在感,真的连酸辣粉店门口卖酸梅汤的那个城乡结合部小哥都比不上——更比不上旁边那个卖咚次咚次CD的、更比不上那几个夹着皮包揣着家伙的金链汉子、更比不上刚买完拖鞋袜子急匆匆赶路的大胖娘们。

我眼睁睁地看着人群,俨然看呆了,特别不舍得走,我的内心切切实实地告诉我,谁要是能每天看这条街半小时,最迟仨月就能成大师。就是这个模型:这里头信息量又大又真实,真他妈过瘾。搞什么新锐文化探索什么新时代精神,跟这个国度没一点关系,都是渣。什么文明与进步、光荣与梦想,先往心房的里层放放,在想要为生命的意义抛洒热血之前,最好先把小城里的小吃街解读一番。比解读新宿大街牛逼十倍,比解读华尔街牛逼一百倍,比解读香榭丽舍大街牛逼一千倍,这儿才是解读世界的捷径,这儿是你我真实的世界。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一个屌丝农金战士的自白是苍白无力的 - 『挖土』 - 狄 戈

作者  | 2012-6-10 18:41:56 | 阅读(2592) |评论(14) | 阅读全文>>

【起因:谢谢你们,把这四个字加一块来恶心人】

起因是微博上一个叫做“@摇滚中国网”的账号,突然冒出来,大肆点评国内的这个乐队那个歌手,什么“经典”“呐喊”“青春”“梦想”这样的话一套一套的,跟尼玛工会主席开会一样。虽然很烦这个逼样的,但顶多就是运气不好看到了,眼一瞎胃一恶心就过去了,没啥。

谁知道这逼发一图片,其中有一条是这么来的:“二逼青年:花儿、巴主席、旭日阳刚”。

我心说,@摇滚中国网 ,以及你带着的这股子“中国摇滚”的风气啊,你mother be should have some 逼数。

其中的巴主席,以及巴主席与yumbi乐队,是我的好朋友,尤其人巴主席刚过完生日第二天,不知为啥就让这帮老破鞋给刺挠了。本来,你们是“大家”,你们前进你们的,你们腐烂你们的,你们断送你们的。跟我们这帮子朋友,以及我们这帮子爱玩的流氓玩票乐队(yumbi跟我们驳倒早就一不留神被称作“农金”了),没半点关系。但是所谓的中国摇滚啊,死气沉沉+死乞白赖+爱死不死的状态这么多年了,还真顾得上刺挠别人哈?这圈子的老破鞋们心态可真够有意思的。

我来自中国地产圈,以下聊点实实在在的。我说了,所谓的中国摇滚圈子啊,你mother be should have some 逼数。

 

【和和气气的话老早都说过了】

我是中国小乐迷,我是中国摇滚乐数亿小枪子儿之一。

我是中国小乐迷,我是满足中国原创音乐从业者们虚荣心的数亿道具之一。

我是中国小乐迷,当我的鲜血喷洒完毕之后,心落在地上碎掉。那个时侯我才意识到,叫做中国小乐迷的我在音乐的国度里,只是被祖国抛弃或者压根就没人要的流放者,最终只能在马勒戈壁上做一只无力的草泥马终老化成风。

——摘自《张百万:我是中国小乐迷 2009.8)》

(和和气气的全文:http://lastdj.blog.163.com/blog/static/122064825200972534410993/

 

【组队只为拷个贝】

这些年,你们这些伟大的摇滚战士。一组队,屌得很,好伟大好理想主义。其实说白了不就是拷贝嘛。

跑到学校门口的小琴行,让教琴的把门一关,说老师我就是想学邦乔维、买套理科、夜夜夜思、音速青年、叫爱滴伟人,给个速成价,顺便帮我找几个同样想拷贝的队友吧!学得到位了,就拷贝衣服穿上,找地方演一演,拿着演出照片去谈更划算的演出。

谈的时候照样把门一关:老板,别的我们不会,可是我们就是中国的邦乔维/买套理科/夜夜夜思/音速青年/叫爱滴伟人!牛逼不牛逼?炫酷不炫酷?捧不捧?

(这话说得是不是事实?你自己去验证吧,很方便——你就跟巡演到你城市的中国ROCKSTAR们说:大葛格我想听5323and1323你给我弹一个?)

 

 【一帮枪手做音乐】

要捧,还得看你人气足不足,有没有忠诚到骨髓的乐迷。怎么办?

窦唯说:现实中做不到的,就让梦去完成。而中国摇滚说:中国摇滚乐征服不了的乐迷,就让中国网络文字灌水营销去征服。

文字的深情款款深入骨髓,可以复制,因为读者太年轻太简单。

再有品味的孩子,也架不住整天上网就看到“我又听中国摇滚听哭了”“这首中国摇滚是他妈我们这代人的青春印记”这样的。一首歌就成你青春印记了,频频梦见中国摇滚大乐手,孩子,你考虑过你初恋和初夜的感受吗?

(这话说得是不是事实?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个叫彭洪武的枪手,为了刺激打口磁带销量,非得把尼玛红辣椒乐队写得特残酷苦情凄美青春,当时太年轻太简单,后来我用近五年的时间听完了红辣椒的所有作品,我就没发现人家残酷苦情凄美过!)

孩子们不理会,尤其那些身为汉族的、自幼缺失音乐传承和音乐教育的、童年只是晚会音乐和泡沫口水歌的苦逼孩子们,只会执着的相信这些描述音乐的美丽文字的背后,一定是所说的那般美丽。

 

【你们自己唱的你们自己信么?】

美丽你妹,你们自己唱的你们自己相信么!?

城堡、铁匠铺、红酒、毒龙、公主、远古的北欧神维京鬼、麦田乌鸦墓地乌鸦夜色乌鸦各种乌鸦哎我这辈子连根乌鸦毛都没见过你们是在哪见到的啊?

这还算讲究歌词的,知道多少搞点像样的玄乎的东西,搞不出来就买几本译文的外国小说翻翻看,不讲究的就直接不知所云你能怎么地?你们木吉他一弹,那么多歌里头都带着“苹果”俩字,听到死你也别想知道苹果多少钱一斤。

你们说还有更牛逼的,宣扬各种西方牛逼体系,自由的时代新思想什么的,是牛逼大金属,是纯粹大朋克,是炫酷大电子,哎,尼玛究竟是什么牛逼思想呢?一听就是英文,语法和口音就不说了,一说眼中全是大不列颠口味的翔。

来自这个来自那个,你们自己信么?

一起这个一起那个,你们自己信么?

怀念这个怀念那个,你们自己信么?

无惧这个无畏那个,你们自己信么?

 

【不都搬砖的么,你装毛ROCKSTAR?】

音乐家这个市场,无论到什么国家,都是有点讲究的。

在我们这儿,大头是中央晚会音乐家,不光不缺钱花,不缺飞机开,还能跟伟人喜结良缘你懂的。

下头的,是地方晚会年轻音乐家,赚得远比前者少得多,虽然有些性别不明,但也是响当当镶了钻的范,随便一出专辑,就是铺天盖地的通稿和水军,以及花了钱请来尖叫的乐迷。豪车豪宅轻松入手。

再下头的,便是各种领域的年轻音乐家了,比如网络红人歌手MC,靠彩铃版权等方式求收入,冬次冬次药药你爱听不听,你不听有的是听的,做好了顶个中小企业家的年收入一点问题没有。

再下层的,就是你们这帮中国摇滚了。好点的帮人做做棚虫,人气足了收入也算稳定,说不定还能做个评委。次点儿的,开发一下周边产品,扮演一下跨媒体艺术家。再次点儿的,就到处演出,整天算计着别风餐宿露,就整天活在自己吹的牛逼里头,一面对乐迷才能表现的像个高贵的人。哦不,他们都是ROCKSTAR

说起市场来,其实跟目前尴尬的图书市场一样,蛋糕就是这么大,大头还被市场难以掌控的一方吃掉了(比如图书市场里是教辅书)。剩下那点儿渣滓,你想赚的话,你上上心呗?

你说不!看啊,中国摇滚乐说不了!

就得装逼,就得吊儿郎当,就得不在意演出的水准,就非要写空洞的歌词调烂糟糟的音色上台无限跑调还做屌得很状。还就得圈子里头互捧臭脚,大家的牛逼都飞上了天了。

这份屌劲哪来的?就因为摇滚乐本身是跟理想主义有关的,这是一特别高尚的主题。有了这个光环,一个搬砖的也可以装做是STAR。这个光环一照到哪个乐迷,哪个乐迷就立马变成了特傻逼特天真撅着腚等你来操的小绵羊。

 

【真以为乐迷只为你中国摇滚感动么?】

真以为乐迷只为你中国摇滚感动么?真以为乐迷是特傻逼特天真撅着腚等你来操的小绵羊么?

我承认我们八零后,尤其我这样的八五前,是有点傻,好忽悠。可现在的乐迷不傻,九零后,零零后,聪颖得很。

音乐素质方面,国外回来的乐手们有出息的少,都是抱着回国干COPY的目的回来组队的,但是留学回来的乐迷们却是相当有出息,发自内心懂的摇滚乐跟你们中国摇滚乐的区别,懂的音乐该好在哪。

意识方面,大家的审美观越来越独立。内心可以看清楚快乐和感动,以及假惺惺的快乐和感动。你们忽悠得手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让这你们这帮中国摇滚老破鞋,反正去音乐节晒太阳跟去公园晒太阳没啥区别。听你们这些个拷了个贝装逼犯演出,然后跟你们合个影回来在网上显摆显摆,跟玩劲舞团显摆自己的性质一样,岁月过后,都是浮云。

因为那金灿灿的真正理想主义的良心,早已经让你们这群病入膏肓饥不择食的狗给吃了。

 

【还不承认自己是只拖着病体的老狗?】

虽说这年头做人不如做狗,但像中国摇滚乐圈子这样的狗还是不做的好。

爱承认不承认,谁也没打算给你们当兽医,求你们别再忽悠人肯定无解,只求你们临死之前别再乱咬人。

大伙离你远远的,你也别再把自己当成信仰当成解药了。真的,爱足疗都比爱尼玛中国摇滚强。

这年头,把握内心,谁也不缺绚烂美丽的精神花园。但是,唉,本来摇滚乐这玩意儿……多好啊……现在臭哄哄的,操。

 

最后祝摇滚中国网越办越好。                                                                              

                                                       张百万

                                                      2012.2.4

 

作者  | 2012-2-5 10:37:30 | 阅读(9012)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2012-1-30 11:06:10 阅读5787 评论5 302012/01 Jan30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本场演出,本篇博文,就献给大过年的闲得蛋疼在家装乖的全国各地农业屌丝们吧!
山东·潍坊 驳倒乐队&帅浪吊逼乐队·屌毛驴逗哼乐队,同台演出~爽死了的说~~~~~~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大年初六——辞旧岁农金摇滚乐·迎新春土包大爬梯!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

作者  | 2012-1-30 11:06:10 | 阅读(5787) |评论(5) | 阅读全文>>

【转】张百万:扒了自己文艺青年这身皮

2012-1-6 10:43:04 阅读2323 评论9 62012/01 Jan6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你大概可以想象出一个玩音乐的人的样子,发型古怪,举止张狂,情绪亢奋,嚣张且不羁……可以说,百万某些时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是他也还有着另一面,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每天做饭,吃饭,刷碗、思考、以文字为生。躁动或者安静,波折或者平淡,这些看似相逆的形容词说的都是他。他说他是一个复杂的人,“大概是选择生活方式的种类过多,价值观杂质过多的问题”。从一家大企业里辞职,然后过上现在的生活。爱音乐,爱摇滚,爱生活也爱非洲鼓,拒绝文艺的标签,他是张百万。

本期油菜:张百万/辣死他抵债

所在地:山东淄博

博客名称:辣死他抵债的过时文艺情怀

博客地址:http://lastdj.blog.163.com/

油菜标签:音乐 摇滚 非洲鼓

本期挖菜人:Noah

 

 |关于百万|

小油菜:为什么叫百万?想赚一百万?

百万:你看你看,一说百万你们都以为是钱,其实这个名字解释有三:在屌丝界,百万是撸一管贡献的小屌丝数量的大概估计;在搅基界,百万意味着一个1打六个0;其实本意源自“百万雄师过大江”,一种关于生活、理想、人民诉求的澎湃感的形容。

 

小油菜:哈哈,那一般朋友们都怎么称呼你呢?
百万:
现在网上的ID叫做张百万,所以大家都喊我百万。逗乐子的就喊个小百万,表达惺惺相惜之情就喊个百万兄。因为我头发长就喊我百万妞的我当场就ORZ……

 

小油菜:现实中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说说你现在每天的生活和你理想的生活状态吧。
百万:
我是做文字工作的,每天朝九晚五,倒是不累,往往要求我写一个星期的稿子一个钟就搞定了。但是如果有大段的年假就好了,想去云南。
       每天的生活,从下班开始,做饭吃饭洗碗,吃得饱饱的。然后打非洲鼓、或者写写东西,或者找乐队的队友玩会儿歌、或者看看电影看看英剧,或者去艾泽拉斯大陆。没有时间无聊,也不怎么出去喝酒,属于烟少酒量差的。有机会就去看演出或者演出。晚上一点多睡觉,早晨上班。一天结束了。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百万の观点|  

小油菜:现在到处各种音乐节,早一点的迷笛啊,草莓啊,摩登啊,还有张北草原。现在杭州也有西湖音乐节了,前几月草莓开到武汉了,你是怎么看音乐节越来越多这事的?

 百万:现场可以得到很多我们在专辑里头得不到的东西。摇滚普及二十年,现在每个人都知道音乐的灵魂在现场。但另一方面呢,音乐节太多,态度太不严谨,现在去音乐节,基本都是去看妹子看热闹的,不怎么看演出……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小油菜:你爱生活吗?印象中很多玩音乐的人少说也有点自残倾向,摇滚歌词里很喜欢和“死亡”沾边,你们搞专场都还特意弄在514,“我要死”专场。因为其实我想你们本质还是爱生活的,爱生命的那种炙热,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们这么做是故意想做的古怪有性格,博人眼球吗?
 百万:
很多年轻人像僵尸一样活着,很多大学里的大学生都像一大波一大波僵尸一样走来走去。没有抱负,没有追求。既然已经没法思考“活”,不如就制造思考“死”的话题,来想想怎样才算真正活着。我比较不想搭理自杀自残倾向的人,他们都是杀马特,看发型就惹不起。

 

小油菜:我的感觉是,玩摇滚的人都好躁动,一直保持一种很“愤怒”的状态,嘶吼,嘲笑,你们在愤怒什么,在不满什么?
 百万:
人家也不明白他们为啥好躁动好不满好愤怒,不明白他们为啥平常过日子就跟个孙子一样,不明白这种“乌合之众”的角色有啥好让他们投入的……真心不明白,跳跳舞不好吗?

 

小油菜:我觉得现在满大街都是小清新,嚷嚷自己爱音乐爱摇滚的,你对这事怎么看?
百万:
我觉得蛮好,没有周杰伦的走红,当年树村那波搞金属说唱的一个也红不了。小清新才是真正的摇普大军。(摇普:摇滚普及)

 

只有   |音乐|   才是我的解药

 小油菜:说说你的音乐历程吧。十年之前就学爵士鼓,现在在玩非洲鼓?

百万:其实我算是接触乐器比较早的,十年之前就学爵士。因为初衷是想获得打击乐中的快感顺便搞傻逼姑娘而非投入原创音乐,所以也没上心。久而久之,伴随着对国内原创音乐和原创姑娘的失望,越来越觉得玩乐队很乏味。摇滚乐的硬伤啊,就是不快乐我操不快乐妈妈咪亚!2010年初,我在本地遇到了两位玩金贝(非洲鼓最常见的一种)的朋友,其中之一虫虫还是老早就认识的。于是果断插入,学之练之。慢慢地,围观的人群中走来越来越多的同好,加入到我们,于是我们有了自己的名字baobab(猴面包)非洲鼓俱乐部。真心说,如果玩了非洲鼓,其他都是渣,这连个转变都没有。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小油菜:去过哪些音乐节,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活动,说说印象最深的现场吧?
百万:
草莓迷笛还有山东的好多,其他活动的话,自己组织过好多独立演出,自己组织的独立演出里头有好多场面火爆或者感人的。自己第一次在公园打鼓的印象就很深。另外还有就是2011的春节,大年初一,我与几位朋友到当地广场玩非洲鼓,然后我们就情不自禁弹起了木吉他打着手鼓唱起了流氓歌,马上围观的人就上来了。一开始就是唱首《流浪汉》《罗马表》什么的,唱完之后,叔叔阿姨们非但不走,还人更多了,领着孩子看得热乎。有人是这么反应的:歌不够热烈,不够有劲,但是值得鼓励。好吧于是我们就唱了《做人不如做狗》。“在这狗日的社会……”什么的,“做人不如做狗!做狗还有自由!——” 之后,竟然掌声四起,有个大叔在旁边说:这首还差不多。有个小伙子,看着特正经乖巧和青春,说:应该再来一声狼吼!他们恐怕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在我眼中都是真朋克。

 

小油菜:第一次在公园打鼓是什么样子的呢?
百万:第一次在公园打鼓,是在我的老师虫虫家小区公园的凉亭下,三月份乍暖还寒,手都会被风吹到冷。这次学鼓的机缘很巧妙,虫虫之前是做乐队的,后来停止乐队并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就是在当地论坛里发了个找朋友一起玩鼓的帖子,那个帖子半小时内被万恶的管理员当做广告删掉了,而我恰好就是为数不多的看到帖子并为之心动的人之一。这次我带过来一帮当地大学的学生朋友,大家一起在虫虫的教导下一起跟非洲鼓进行了人生第一次沟通。一段时间之后,大学生们又去寻找新的玩意儿去了,而非洲鼓留在了我的人生中。玩鼓的快乐是别的难以比拟的,因为我找到了一种方式与树木和整个大自然敞开心扉。

 

 
小油菜:摇滚也有很多流派的,你是属于哪一种?
百万:
单从表现思路上来看,有朋友说我比较像“弗兰克扎帕(Frank Zappa)+Beck”一些,可以理解为“怪咖+lo-fi”?反正就是在认可生活的阴暗面的同时仍然比较爱玩罢了。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小油菜:你人生最重要的一个选择,让你成为了现在的样子?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

百万:对,我的选择是几年前从大企业里辞职,当时在做工会和团支书的工作,在公司交响乐团还有职位。从辞职到现在,一直很刺激,我很享受,呃,就是因为这一件件的事情,我从小就很喜欢自己。

 

小油菜:说下你参与的那几个团队吧.

百万:驳倒乐队,自认为是中国摇滚第一渣,一种不入流的情绪宣泄方式,丝毫无尴尬的低级音乐。所有可以投入进来的人都会觉得很来劲,因为这就是你我他。
猴面包鼓队,山东第一支专业非洲鼓乐团队,努力中。
人民公园,我用来组织各种活动的平台,名字源于中国孩子的童年和列宁说的“艺术源于人民”,目前正在从独立音乐的题材扩展到别的比如街头文化、独立服装设计品牌等。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去和张百万一起为音乐疯狂吧>>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公告:小油菜推荐形式改版啦!热忱欢迎各位亲爱的博友推荐或自荐各类有才的博客至油菜地(请注明博客地址,发短消息或留言皆可),文学、摄影、动漫、手工、评论等等,类型不限,推荐有奖哈!一经采用,我们将马上给您寄送网易博客精美纪念品(小油菜T恤、笔记本、U盘......),还等什么,赶快擦亮你的“千里眼”吧,也许你就是下一位网易博客油菜地光荣的挖菜“伯乐”噢!


  小油菜在微博,求关注

新浪微博:imagehttp://t.sina.com.cn/youcaid

网易微博: imagehttp://t.163.com/blog_youcai

百万兄: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 小油菜 - 网易油菜地

 


【感谢网易小油菜!】

作者  | 2012-1-6 10:43:04 | 阅读(2323) |评论(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淄博市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写手、枪手、媒体人、老吊。 参与团队:驳倒乐队、猴面包鼓队、人民公园。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胯。欢迎小窗约稿。 淄博地区,非洲鼓(猴面包俱乐部)与其他青年题材活动的策划和组织。欢迎各种交流。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