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是的,我是张百万

 
 
 

日志

 
 
关于我

写手、枪手、媒体人、老吊。 参与团队:驳倒乐队、猴面包鼓队、人民公园。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胯。欢迎小窗约稿。 淄博地区,非洲鼓(猴面包俱乐部)与其他青年题材活动的策划和组织。欢迎各种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摇滚里的那些口水歌,我时常感恩戴德  

2009-07-15 17:14:56|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琴待售



  文/lastDJ 
   
  想到这篇文字的读者遍地精英,我很羞愧。你大概跟我一样,像有强迫症一般的淘最尖儿的原盘、追驴子上最新的专辑、不能自已的在最尖端的潮流中用一张学术脸与人探讨着诸如后金属与自杀黑的细节。但是本文恰恰相反,我终于鼓起勇气来开始聊聊那些摇滚乐里看似无比烂俗的作品们。


  我原本一直以为聆听摇滚乐的意义在于刺痛。刺痛自我,刺痛世界,刺痛那些本不该存在的一切。——因为那时候我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本该存在而合理的。直到我毕业了参加工作。真正有血有肉的生活自此开始。 
  首先去到的是一家韩国乐器公司实习,在海边的郊区。一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手底下是一大群偏远小城的打工仔。比起他们脏兮兮的样子来,他们脸上的爽朗我一辈子忘不了。在那个高压的环境里头,我没有任何时间出去淘碟,在陌生的城市我也无处可淘,但是对于声音的饥渴令我无比煎熬。多年之后说出来很多人难以置信,我就是靠着我那老旧的诺基亚1100里单音铃声版本《无地自容》熬下来的。那是2004年,那时我接触摇滚乐差不多八九个年头了,像所有有点资历的乐迷一样,我早已对这种烂大街的流行曲目表示了深感不齿,但是正是在我心中如此卑贱的曲子以及发生在它身上的故事,伴我度过昏热窒息的日子。 
  当时是难得不忙的一天,于是我让大伙磨洋工去了。一个高瘦黝黑的小伙过来说:头,我想给家打电话可没手机,可以用一下你的么?于是我就给他了。过了半天他招呼我去调音车间,我知道这伙人常年工作在吉他流水线上,闲来无事练就了一身用单音扒歌曲的本领,比如什么庞龙了黑龙了刀郎了,随手就来。他肯定是让我听他新扒的曲子,他说嘿头,这首歌我头一次听,送给你的哈。——几个音符出来,竟然是手机里的《无地自容》,我一时忘乎所以,几乎哼唱起来。他说嘿头,这曲子好听,有劲呐。他不知道,当时我心里头奇暖无比,几乎要流泪一般。 
  实习结束后,我拿了毕业证就从那家公司离职了。转到一家纺织企业做事。大概是机遇比较好吧,竟然在部门里干起了团支部的工作,负责文艺方面比较多。而我也找到了公司里一个大学玩音乐的知己,两人打通上面关系搞到了一间大厅作为排练室。到了晚上我俩人就在里头噪阿噪。都是翻国外的玩,还是找那种多少带点新时代牛逼性的。后来被领导盯上了,就说我们在晚会上上个节目吧。于是我们就硬着头皮应了,当时感觉好像至高无上的摇滚乐之心被鸡奸一样。我们找来了几个会点乐器的员工,其中包括一个唱歌挺好的女孩。然后女孩建议排陈琳那个《爱就爱了》。日啊,我们的品味还能堕落得更俗更流行么?不过迫于任务压力还是同意了。 
  这个女孩是个普通的纺织女工,很年轻很开朗,可是穿着工装,有点胖乎乎的,看不出多娇艳。可是进入到了音乐当中就不一样了。排练的时候,伴着吉他solo和鼓,她丝丝入扣的歌声不禁让我跟我哥们俩人相视一惊,“别再计算代价”的假声一出来,我看得出我那哥们弹琴都开始摇头晃脑了,而拿着麦克的女孩此时仿佛周身环绕了奇异光环般美丽。上了晚会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我那哥们生平头次情不自禁的做出了飚琴动作,台上台下一窝蜂,狂热啊。事后我们说,嘿,这种烂俗的东西也挺牛逼嘛。 
  今后的日子里,我们哥俩可不管什么摇滚不摇滚了,只要是三大件能上的公司演出就接。之后更跟不同的工友合作,什么《你的微笑》《真的爱你》《飞得更高》《约定的地方》《漫步》了都拿来排。这些曲子排起来也不容易,可是占用了我们喜欢的METALLICA了、英格威或者别的外国曲子不少时间,可是我俩是打心眼里头喜欢这种状态。喜欢看到排练时很容易的感染所有在场人、演出时满场掌声的感觉,此时此刻是不是摇滚乐已经不再重要,只知道某些入口即化的人人都能感受的那份温暖正从我们手里头散发出去。记得一个晚上我俩在排练室,有个陌生的哥们就径直冲进来了,一个劲说要认识我们。然后说多么多么喜欢黄家驹的歌。这要搁以前,还真不搭理,可是就在那晚,我们哥俩相视一笑,跟他敞开了怀聊了起来。我打鼓他弹琴,陪那哥们唱了一晚上《真的爱你》,最后看他乐得都快哭了一样招呼我们喝酒我们才推脱掉各回各家。后来还隐隐约约记得他当时如痴如醉般的跟我们唠嗑,什么是摇滚乐,他说他最知道,摇滚乐给了他生活的力量和信念,他说上班干活快累趴下了的时候,回家看见爹娘不容易心里犯愁的时候,黄家驹的歌就能让他坚持、坚定、坚强。一套一套的,说的我们眼睛里液体只打转转。 
  仔细想想,是该感恩戴德了。你说谁谁谁打着摇滚乐旗号招了安,你说谁谁谁的歌压根空洞无物,你说谁谁谁创作的简直就是商业垃圾,其实也都有理有据的,可是奇了怪了,为什么那些不商业垃圾的怎么就没让人铭记在心而且产生对生活本身强烈的信心和信念呢?你说你有真正的摇滚精神,想要看到摇滚乐在民众耳朵里的胜利,可是真正做到让那些不知道贝司几根弦的孩子们喜欢上摇滚乐的还不是那些资深人士不齿的烂大街口水歌啊。张震狱出那张叫做《思念是一种病》的专辑的时候我特鄙视喜欢这张专辑的乐迷,可是当我跟朋友们在ktv唱歌,形形色色的大姑娘小伙子们唱着张震狱的《再见》并且眼泪哗哗的时候,我就闭嘴了。一点脾气也没有了。这种效果,让John Zorn做一辈子也出不来。人病了吃中药,同样的疗效我们知道都会在糖浆和苦涩的草药之间选择前者——我想说这个世界虽然病了,摇滚乐也没有必要像噩梦一样每天出现在老百姓梦中来提醒现实的丑陋不堪吧。请给出温暖的一面,令脆弱的心灵安心走路不是更好? 
  在这家公司辞职之前,我为公司培养了一支女子乐队。第一首演出歌曲不朋克不金属不颓废,大家选择的是罗大佑的《童年》,电声版的。我记得直到临走前我还对这帮心有疑惑而不定性的小姑娘说——世界是不令人满意,但是每个人都需要勇气活下去。明白这点了,这乐队我就不操心了。 
  而且我对我自己也放心很多。 
   
   
  原文:《凡音》电子杂志第四期 
  http://www.yaogun.net/



【主题图的琴待售ing……】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