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是的,我是张百万

 
 
 

日志

 
 
关于我

写手、枪手、媒体人、老吊。 参与团队:驳倒乐队、猴面包鼓队、人民公园。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胯。欢迎小窗约稿。 淄博地区,非洲鼓(猴面包俱乐部)与其他青年题材活动的策划和组织。欢迎各种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who is watching u?  

2009-08-25 01:07:40|  分类: 心情垃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ho is watching u?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从家回来一周了。因为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所以一直心神不宁。我意识到有什么总是在背后跟着我。 我回家是去给我妈过生日的。一进门我妈正洗衣服,扎着头发,耳边的白发特别晃眼睛,俩月前都没这么多白发啊。于是从进门我就有点语无伦次。坐定之后我才问: 你白头发怎么这么多了啊妈? 以前都是上头的黑头发盖着呢。
当晚我特别乖。爽朗而和气的跟爸妈聊各种事情,眉头不皱的喝下崂山啤酒(这种东西平常我都是尽量避开的),大口大口的吃下我爸做的红烧鸡翅(而我其实已经很少吃荤了)。本来我要提起一个商旅计划,去某边陲,伴着危险。(——危险,这是多么引诱人。)进门之前我就在盘算怎样跟家人交代这次出行。可是一看到她的白发我就不由自主忍住了。一顿饭下来,我知道我不该去了。 晚上出去享受美好的散步,睡前和第二天醒来翻看学生时代淘来的书,一切宁静美好。除了一个特别不起眼的不和谐音符。

who is watching u?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初中刚发育那会儿,我有过一段偷窥经历。对面楼上的三楼住着一个独身姐姐,夏天特别热的时候她在家总是穿得很少。于是我天天在中午放学和下午放学后赶回家,一边抱着一本巴黎圣母院读,一边等待对面上的姐姐穿着很少的衣服出现在阳台上。是啊,那颗压抑的少年情欲心使我在那段时间内变成了从高塔上盯着艾丝美拉达的神父。就这样一直到我上高中,在家的时间少了才结束。
回忆结束。那天另我稍感不适的是,我拉开窗帘,映入眼前的竟然是恍若往昔的情景。一个女孩出现在阳台上,跟十多年前的人很像,刚过肩的长发和白色的夏天衣服。——唯一不同的是三楼上那个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人住,她是出现在四楼上的。 只是凑巧好玩罢了。我当时心里这么想。一直到我第二天我坐车回来的路上,魔幻般的景象出现在眼中。
雨中。两个城市之间的某个我尤其熟悉的路段。交警拦住了来往的车辆。我们的公交车停住,而我顺着车龙向前望去,一辆驾驶室被撞瘪的面包车停在那儿。数米远处,歪歪斜斜的停着一辆大卡车。等了半个多小时,交警放行了。公交车缓缓驶过那两辆车,近些了,更近些了。那个景象我发现,就如同八年前一样。 八年前,我们全家出过一次车祸,驾驶室被撞瘪,但是人都剩下了。以前也写过这段回忆的:【http://cc av.blogbus.com/logs/15987345.html】
当时真的不知道命运要传达什么信息,这是我经历的最大的事故。如果生命是一场奇遇,这件事情一直在激励我前行,如果生命是一场灾难,它便一直在引诱我下陷。没法说。 但是它在若干年后的这一刻竟然重现在了我眼前。 那个撞瘪但却没有血迹的驾驶室,那个歪歪斜斜的大卡车,那几条被雨水冲走的我没有看见的车轮轨迹,再加上那个路牌——“平安大道”。这就是往日情景的再现。而我此时的角色是观众。

who is watching u?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你有过这种感觉么?一瞬间身后发凉,就像是一个高大的黑影飞过头顶,留下一个声音:“I AM WATCHING U!”——一个比big bro更big的存在。 脑中响起了一个旋律,是我的大头托儿所乐队写的一首歌。 “睡梦中你在盘旋 出现在每一个房间 我知道你就在那里 听到却看不见”
看不到它,不明白它,它总是在我以为它消失了的时候跳出来。让人不明白它到底是守护天使还是纠缠不休的恶魔。更让人不明白的是它到底要告诉我什么。豆瓣上有个小组叫做“总觉得有些是好像发生过”,但是如此让人周身冷汗的感觉怕是少有吧。胡叨叨老师对此的评价是那个路段大概以前有坟地所以交通不安宁之类,可是那种近乎完美的巧合很难让我释然。它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强调我什么。对生的珍重抑或对死的敬畏或者别的?想不通啊想不通,唯一的感觉就是身在矩阵中。只能像连线木偶般存在,如此真实。
然而更令人害怕想法是: 当我跟我的爱人,走过春夏秋冬,走过磨难坎坷,在温顺的夜里抱着老去的对方相拥睡去之后,会有一声巨大的警笛把我惊醒。睁开眼睛之后我在半空中看见,十九岁的我被挤在平安大道的可怜小车的驾驶室中,呈肉酱状流淌。 因为这个想法,我半夜醒来,一遍一遍的冷水冲头。
who is watching u?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途加网专稿:http://www.tugus.com/bbs_content:137321098478341713732109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