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是的,我是张百万

 
 
 

日志

 
 
关于我

写手、枪手、媒体人、老吊。 参与团队:驳倒乐队、猴面包鼓队、人民公园。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胯。欢迎小窗约稿。 淄博地区,非洲鼓(猴面包俱乐部)与其他青年题材活动的策划和组织。欢迎各种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金沙滩音乐节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2009-10-07 01:02:22|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astdj:
思远兄你好 我是《中摇》的lastdj 咱聊会 你能先介绍下自己和在音乐节团队中的角色么?

刘思远:
我是前四线方格乐队的主唱,家就是黄岛的,傅彤是我乐队的前吉他手。同时我也是本次音乐节协办单位NOJIJI唱片的负责人之一。去年从北京回黄岛后,通过傅彤认识汪哥后,我们三个对做音乐节的事情一拍即合,因为我参加过包括MIDI音乐节之类的大型演出,同时作为NOJIJI的一员,也做过一些小型的音乐节,所以就承担了这次音乐节策划方面的主要工作

这次音乐节的主办方是西海文化(SEAHI),这个团队的核心是汪哥、傅彤和我三个人,汪哥负责与政府部门的沟通,还有资金支持,是我们团队中的老大哥,他自己做商业做的很有成绩,同时很喜欢音乐,这次音乐节的资金就是他支持的

在我们的团队里,汪哥负责与政府部门的沟通和资金,傅彤负责演出相关的各方面硬件设备的组织,我负责策划、联络乐队和媒体,同时还不能忘了绿色邮筒,他叫宋明辰,负责志愿者的组织,小岛(女孩)负责创意市集

lastdj:
喔 明白了 这基本上应和了朴素唯物主义讲究的天地人合一的系统呀^^

替我们杂志跟汪哥还有傅彤问好好么 顺祝傅总新婚愉快啊~~~~~~~~~~
那么 你们的理念中 音乐节应该是怎样的一种事物呢?

刘思远:
在我个人的理念中,音乐节首先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一个以音乐为主题的节日,既然是节日,那么就应该是所有人的节日而不是某些人的节日,摇滚乐提倡的首先是自由和平等,那么作为一个音乐节的主办方,就要贯彻自由和平等的理念,就要尊重演唱者、观众以及所有的参与者,尽力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让所有人在整个音乐节里都能获得快乐的感受,让参与者喜欢音乐节里所有的音乐是不可能的,但是,最重要的是,给大家自由选择的机会

lastdj:
你们对此次音乐节的组织工作的信心,应该来自良好的机遇和多年的组队、演出和参与音乐节的经验吧?

刘思远:
信心是一定要有的,汪哥在做这个音乐节之前在本地做过一些小型的专场演出,傅彤在黄岛更是有十年的做摇滚乐演出的经验,而我在北京的这些年也参与和组织了很多的巡演、小型音乐节等演出,所以我们都有一些经验,但是,像这次这么大规模的音乐节,我们只能说是摸着石头过河,边组织边学习吧,也总结了很多经验教训

lastdj:
的确 从我个人的体验出发 的确是感受到了一场非常快乐的节日
那么 实际上音乐节的三天里 能否完全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呢?比如什么地方超常表现了,什么地方又尚且不足呢?

刘思远:
可以这么说,除了资金赞助方面不理想之外,音乐节的整体效果可以说非常成功。最让我们满意的是,这次音乐节的整体氛围是很温暖很友爱的,所有的参与者都获得了尊重,人们与音乐与自然的关系非常的和谐,大家都很快乐,这是我很开心的,包括附近的居民,一些普通的游客,还有很多并没接触过摇滚乐的人们,他们偶然闯入了一场摇滚乐盛会并真正从中体会到了感动、新鲜,并从中得到了享受,这是我非常开心的一点。重要的是给人们接触摇滚乐的机会,他们就会知道,这不是洪水猛兽

lastdj:
对对 特别有爱 附近的街坊邻居领着小孩 还有快乐的pop男们很文明~
那么可否问一下 资金赞助的不理想 造成了团队的多大亏损呢?(网上谣传亏损三十万……)对于这个情况,西海文化又是怎样的看法和解决方向呢?

刘思远:
但是客观的说,作为音乐节的组织者,我们的团队首先人手不足,同时经验也不足。比如说,我们的组织团队的常备人员只有六个人,还有一个是会计,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小宋和小岛),在这种规模的音乐节里,这样少的团队也算创了一个记录了,呵呵。同时需要特别感谢青岛学苑书店的张亚林张哥和负责媒体协调的王音王哥,他们无私的帮助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资金亏损不止30万,确切的说是亏了60万

lastdj:
汗……这么多呀
对于亏损 西海文化是怎样对待的呢?

刘思远:
应该说,亏损我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在黄岛这个摇滚氛围并不浓厚,而且不收门票的话只能靠赞助,而赞助商首先看你活动的知名度与影响力,作为金沙滩音乐节这个初生的音乐节来说,对赞助商新引力并不大,但是,我们是要把这个音乐节长期做下去,今年就是下定决心,不管亏多少,我们都要尽最大的努力把这个音乐节做好,先把牌子竖起来,只要我们音乐节做的好,随着知名度的提高,参与人数的增多,以后就会吸引赞助等更多方面的资金支持,所以虽然亏了很多,但是我们会坚持做下去的,相信明年会更好!

lastdj:
先树口碑再等金主的可行性大家都知道 但是真正敢于下手做的也就是你们了 佩服佩服
那么 音乐节的“免费”理念是怎样产生的呢?“永久免费”会好实现么?

刘思远:
关于免费,我个人的想法是这样的。首先,我认为好的音乐需要让大众都有机会去接触才能慢慢普及,中国的老百姓目前的消费理念还很保守,先让他们通过免费的音乐节接触原创音乐,慢慢的喜欢原创音乐,作为音乐人来说,路才会越走越宽。第二,青岛不是摇滚重镇,第一次做这个音乐节并不能像MIDI摩登那样吸引好多的外地观众,那么,免费最起码能够最大的为我们聚集人气,否则门庭冷落的话政府就会对我们的活动失去兴趣,以后我们可能就没有机会再做下去了。第三,我认为做一个成功的活动应该从赞助商的角度去争取资金,而不是去赚那些喜欢音乐的穷孩子的前,我就曾经买不起音乐节的门票爬墙看演出。第四,这么漂亮的沙滩和大海,如果围起一堵高墙那真是可惜了这片沙滩啦

lastdj:
嗯 其实如果从从商的角度来讲 这是对目前良莠不齐的其他音乐节的一个比较大而且充满正气的冲击吧 请问免费的做法受到过行业同仁的攻击和指责么?

刘思远:
目前还没有,我想,作为目前国内音乐节市场的现状来看,处于一个培育市场的阶段,并没有竞争激烈到那种程度,同时,每个音乐节的性格与特点都不同,并不是同类的音乐节互相竞争的状况。同时,金沙滩音乐节不论从知名度还是从地域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与其他的音乐节产生直接的竞争。就我的感受来讲,接触的业内同仁对我们金沙滩音乐节还是非常的支持的,并且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们非常感谢他们!

lastdj:
此次的音乐节 跟十三月的合作比较大吧 那么他们作为独立唱片界的大鳄之一 十三月给你的印象是怎样的? 另外 兵马司又是另一气质完全不同的厂牌 你感受到二者有什么有趣的异同么?
当然,神秘而强大的合作方独立唱片NOJIJI和DM更要介绍一下

刘思远:
首先,十三月唱片在我的感觉来说,他们有着成熟的团队组织和非常丰富的经验和资源,作为第一次做大型户外音乐节的西海文化(SEAHI)来说,在合作的过程中十三月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的支持和帮助,非常感谢他们。
关于十三月和兵马司的异同问题,首先,相同点就是他们都是目前国内做的非常成功的独立唱片,为中国原创音乐的推广可以说都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十三月唱片像他们这次提出的“越中国越时尚”的口号一样,他们更侧重带有中国文化气质的独立音乐,这是他们的方向,而兵马司唱片推出的乐队则具有更多的国际化倾向。

NOJIJI唱片和DM唱片与上两家唱片公司来讲更具有独立气质。NOJIJI唱片在一般人的印象里是一个侧重实验音乐的独立厂牌,实际上,NOJIJI唱片只是NOJIJI组织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非全部。在NOJIJI的概念里,任何时间与空间的限制都是要被打破的,音乐只是他们的手段之一,文字、绘画、装置、雕塑、旅行、探险任何手段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方式。他们首先是一个追求个体灵性发展和团体能量互动的异托邦。

而DM唱片是又过失乐队的成员和朋友们组成的,一个致力于打造中国优秀朋克音乐的独立厂牌,新成立的DM唱片是国内唯一一个主推朋克音乐的独立唱片。这次参加金沙滩音乐节的COLD CASE 乐队和THE FLYX乐队都非常有潜力,相信他们和DM唱片后期推出的乐队会给我们更大的惊喜。

lastdj:
嗯 是啊 THE FLYX我真是大爱

关于参演乐队 其实团跟团比起来 相对来讲一些是属于业余选手的 那么你觉得对于他们也站在音乐节的舞台上这种现象 对他们的成长和整个独立乐坛的发展来讲 有什么利弊么?

刘思远:
我认为这一点只有利没有弊。
首先,业余与专业很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比如相对大唱片公司的流行歌手或者国外成熟的摇滚乐队来说,国内的大部分乐队都或多或少有相对业余的方面。
更重要的是,摇滚乐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真实和自由的声音,技术或其他方面的专业与否不是唯一的标准。
同时,任何的乐队和音乐人都是通过无数次演出的磨练慢慢成长起来的,给一些有潜力的新乐队展示自己的机会要比推出多少个大牌来说更有意义。
对观众来说,他们不会苛求一些新乐队的稚嫩的,只要他们真诚,观众就会接纳他们,同时,这也会给很多喜欢音乐的孩子们动力。所有的乐队都是从不专业到专业一路走来的,如果因为一句“不专业”而不给他们机会,那么现在“不专业”的乐队就永远没有机会“专业”起来了。

lastdj:
嗯 是的 其实这三天里 所有乐队的表现都值得赞赏的 之前你提到了有爱的乐迷 你是怎么看待这次的乐迷群体的呀?

刘思远:
我觉着这次的乐迷或者说观众都是非常友爱的,其实人都一样,你对别人友善,别人就会对你友善。特别是喜欢摇滚乐的孩子,我们要的并不多,我们需要的只是互相的尊重与理解,这次音乐节没有一个保安,维持秩序的只是一些大学生志愿者,这次音乐节的安全措施相比其他音乐节来只能用简陋来形容,但是,我们所有的观众、乐队、工作人员互相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与冲突,也没有发生任何安全方面的问题。我想对所有参与这次音乐节的朋友们说:谢谢你们!我爱你们所有人!其实不仅仅是参加这次音乐节的观众,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一样,只要人们互相尊重,没有任何的分歧不能解决。一个人与人互相尊重的音乐节是所有人都需要的,大家可以有不同,但是彼此尊重这种不同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人们是可以相亲相爱的。音乐节时我说过一句话:“如果这个世界每一天,每一个角落都像金沙滩音乐节三天一样,这个世界就不会有战争和杀戮了。“

lastdj:
嘿 这三天里头 给你印象最深或者最有趣的事情 你能给我们讲三件么?

刘思远:
呵呵,这样的事太多了,我随便说三件吧:)
第一,音乐节第一天,我听我朋友说,她在金沙滩遇到了一个外地来的游客兴奋的给家人打电话:“你知道吗?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摇滚音乐节,太爽了,比麦克杰克逊还要NB一百倍。”

lastdj:
我靠 mj的魂灵在金沙滩复生 必须的~

刘思远:
第二,音乐节第三天,有十个左右的警察和保安被派来协助维持秩序,开始他们在舞台侧面很紧张的看着现场,后来可能是发现这些所谓的疯狂的摇滚现场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危险,就放松下来坐在草坪上休息起来了,再后来,随着演出的进行,他们走到了场地中,靠在调音台的栏杆上,欣赏起演出来了,从他们的神态上可以看的出来,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身上的制服,完全进入了音乐,进入了一个音乐节观众的状态,而且很享受。这个过程正是我想要的,其实好的音乐,好的音乐节会感动所有人,只要你给他们机会。

“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危险

lastdj:
嗯嗯 对的 当时我也留意到了 制服诱惑男们 的确很有爱啊~

刘思远:
第三、我跟现场观众的一些接触让我难忘。有两个第三天要赶飞机回大连的哥们,在演出开始前收拾行囊要走了,他们把他们剩下的一瓶啤酒送到我手里,说哥们你辛苦啦。
还是第三天,演出开始前一小时因为是周一而且下雨,现场只有十几个人,我拿起吉他为他们唱歌,十几个在雨里聚在一起听我唱歌,有的哥们还上来给我打鼓,我手破了他们给我递来创可贴,为我鼓掌,在那一刻,我真的感觉我们都是一家人,我流泪了,他们也流泪了。

lastdj:
喔对 第三天早些时候 你弹唱来着 嘿嘿~

我对你的哑嗓子记忆尤甚 唉 我们队里头也有个跟你嗓子变得完全一样的 一个台上忙 一个台下po 两天下来 嗓子都那样了 挺让我感动的

刘思远:
哈哈,这是我们自己的节日,嗓子哑了是因为太爽了 

lastdj:
那么明年会有什么更振奋人心的动作么?在此要不要透露点出来?

刘思远:
这倒不是不透露,音乐节才刚刚结束半个月,总结为主,明年的策划还未开始,但是,我相信,有了今年的经验,明年我们各方面会做的更好更完善,但是,“友爱的音乐节”是永远不会变的!

lastdj:
嗯 我跟我好多好多朋友也都等着明年呢

刘思远:
哈哈,小料一报吧,今年做完音乐节傅彤结婚,明年做完音乐节我结婚,我媳妇是参加今年音乐节的秀场寡头乐队的清清,祝福我们吧:)

lastdj:
我也要加入你们团队 我也要结婚啊 (抱腿不放~~~~)

刘思远:
哈哈,谢谢!感谢所有关心金沙滩音乐节的朋友们,我还要感谢参加演出的所有乐队,好多乐队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还要感谢负责乐队接待的张亚林张哥,负责媒体接待的王音王哥,负责调音的NOJIJI的魏琼和杨漾,还要感谢你,做的这么精彩的采访,哈哈,同时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但是,媳妇自备,哈哈哈

还要感谢音乐节主题歌的创作者李洋和过失乐队,还有平面设计的张众舒和网站设计的柿子,他们都是NOJIJI的团队一员,我们NOJIJI人才多啊,哈哈


【敬请关注《中摇》网络杂志的零九年音乐节专题策划:http://www.douban.com/group/cnrock/

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金沙滩音乐节三篇之对话主办方代表刘思远:不是最赔钱的快乐,而是最快乐的赔钱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评论这张
 
阅读(21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