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是的,我是张百万

 
 
 

日志

 
 
关于我

写手、枪手、媒体人、老吊。 参与团队:驳倒乐队、猴面包鼓队、人民公园。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胯。欢迎小窗约稿。 淄博地区,非洲鼓(猴面包俱乐部)与其他青年题材活动的策划和组织。欢迎各种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我有一个非洲梦  

2010-08-25 02:56:16|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非洲梦——关于非洲鼓和我们的鼓队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世界是各种各样的音符:春风、夏雷、秋雨、冬雪;生命是各种各样的节奏:心跳、奔跑、欢笑、抽泣。每个人都是音乐家。可惜地球转得太快,大家顾不上。看惯了钢筋水泥股市行情,我们几乎都忘记了最原始的节奏,都忘记了最原始的快乐。

然然而有个声音说,那个被弄丢的原始节奏,在非洲还可以找得到。那是一片赤裸裸的洲际,那是一片令人汗流浃背的土地。它赠予世人以鼓声,人人皆可从中可寻得最纯粹的快乐。
我有一个非洲梦——关于非洲鼓和我们的鼓队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其实我算是接触乐器比较早的,十年之前就学爵士鼓。因为初衷是想获得打击乐中的快感而非投入原创音乐,所以也没上心。久而久之,伴随着对国内原创音乐的失望,越来越觉得玩乐队很乏味。摇滚乐的硬伤啊——不快乐。2010年初,我在本地遇到了两位玩金贝(非洲鼓最常见的一种)的朋友,其中之一虫虫还是老早就认识的。于是果断加入队伍,学之练之。慢慢地,围观的人群中走来越来越多的同好,加入到我们,于是我们有了自己的名字:Baobab(猴面包)非洲鼓俱乐部。
我有一个非洲梦——关于非洲鼓和我们的鼓队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跟鼓友们在一起,进入到节奏中,玩起经典的西非鼓曲,享受默契,享受鼓声的倾诉,那种体验如此美妙:胜过酒香、胜过饱嗝、胜过升职、胜过中奖、胜过壮丽山河、胜过梦中桃源、胜过房价暴跌、胜过股票疯长、胜过把讨厌的对手踩在脚下、胜过一切节日和狂欢。
我有一个非洲梦——关于非洲鼓和我们的鼓队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这就是魔力所在,而且魔力无处不在。它像是源自打响非洲鼓那瞬间的木之声,更像是源自每个演奏者的内心深处。经常会遇见这样的事情:两个同样初学的鼓友,一个思维缜密,一个单纯热烈,往往前者会入手非常慢,后者反而会很快。其实成年的我们,该玩一个算减法的游戏:减去打不好会丢脸的顾虑、减去对乐理的钻牛角尖、减去别人眼中我打的帅不帅的好奇、减去哎呀我怎么这么笨啊的自责。这就如同人生一般,减,尽量减,纯粹一点,再纯粹一点,心湖清澈平静之后,答案自然会浮上水面。之后需要做的,就是Just follow your heart——打出属于自己的鼓点,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
我有一个非洲梦——关于非洲鼓和我们的鼓队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玩 非洲鼓,其实近年来在国内尚属初级阶段,演奏造诣跟真正的非洲鼓大师还是距离很远的。但是很多城市,上海、北京、深圳等地,已经有了很闪亮的鼓队。每一位非洲鼓玩家,都不是孤独的,全国各地都有人踏上了找寻原始节奏中的快乐的伟大航路。融入非洲鼓的世界,无需在意技术的高低,无需在意搭档的身份。手臂起落之中,人便成为脚踩大地的真正的人,快乐便成为随风洋溢的真正的快乐。
我有一个非洲梦——关于非洲鼓和我们的鼓队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我有一个非洲梦,是的我有,但说白了这个梦跟非洲关系不大。人人都有一个非洲梦,因为大家只是想体验生命中久违的狂喜而已。
我有一个非洲梦——关于非洲鼓和我们的鼓队 - 辣死他抵债 - 草泥马们一去兮,再也不复还
 
鼓队的纪录视频(内有轻微福利别怪我没说)
http://www.douban.com/video/18775/
  评论这张
 
阅读(272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